• <button id="9mz7d"></button>
    <dd id="9mz7d"></dd>
  • 
    
    <em id="9mz7d"></em>
    <button id="9mz7d"><acronym id="9mz7d"></acronym></button>
    請選擇語言版本 > | 中文 | English
    集團新聞 \ GROUP NEWS首頁 > 資訊中心 > 集團新聞

    府谷企業家呼吁: 政府和銀行要伸援手,幫扶民營工企度難關

    文章來源于:物流電商部 2014-04-18   

        
        
        府谷,位于陜晉蒙交界、黃河岸邊,自古商賈云集,以善于經商著稱。
       
        在改革開放開始八十年代初期,就涌現了一批省內著名的民營企業家,如天橋集團石掌雄、黃河集團張侯華等民營企業領軍人物,到九十年代,府谷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村村有工廠,鄉鄉有企業的民營工業大縣,各企業在逐漸完成原始積累的過程中,也由小變大,完成了由村辦小企業到合資或獨資民營企業的蛻變,企業的活力和競爭力突顯。而從2003年開始的煤炭黃金十年,豐富和優質的煤炭資源加速推動了府谷民營企業的發展,在公司集團化、集團產業化、產業循環化的發展理念支撐下,府谷涌現了又一批新生代企業家,如興茂集團高乃則、煤化工集團石磊等領軍人物,各企業以煤炭產業為基礎,發展各自的循環經濟產業鏈,將金屬鎂、蘭炭、硅鐵、電石、發電、水泥等府谷傳統產業納入企業的循環經濟產業鏈之中,成本優勢明顯,市場競爭力增強。這部分企業即使在當前經濟形勢下,由于早已經完成了原始積累,再加上有雄厚的產業作為支撐,有很強的經濟危機應對能力。
       
        當然,在煤炭價格不斷上漲的刺激下,煤礦價格也逐漸水漲船高,因此,府谷也出現了一批通過倒賣煤礦獲利的企業,這部分企業實際就是一個空殼,沒有自己的產業,靠低價收購煤礦股權再高價出售來獲利,但到了2012年末,這類擊鼓傳花式的游戲由于煤礦價格到了高位而戛然而止,最終接手者由于無法套現,利息需要支付,因此部分收購價款和此后的利息所帶來的民間借貸被觸發,宏昌鑫公司就是其中之一。而府谷的實體工業企業和靠煤礦生產經營獲利的企業絕大部分沒有陷入民間借貸,只是由于煤炭資源整合期間煤礦沒有正常生產,現金流緊缺而已。而其他工業企業,由于經濟下行,前幾年的過度投資和目前的產品賒銷甚至是滯銷而導致現金流短缺。短貸長投的不良反應開始凸顯。
       
        進入2013年下半年,府谷企業出現整體的現金流短缺,引發那些進入民間借貸怪圈群眾的恐慌情緒,于是,擠兌開始了!這就是目前府谷的真實現狀??稍跊]有對府谷經濟進行詳細了解和調研的外界,府谷,缺錢了,府谷民間借貸崩盤的傳言開始蔓延。
        
        府谷企業的困難是當下中國經濟的縮影,面對困難,府谷的企業家沒有退縮,擔當精神更加突出,他們一直在相互幫助報團取暖,堅持生產、持續納稅、解決就業,他們樂善好施、勤于慈善,如府谷企業出資設立的大病救助基金和失學兒童救助基金,每年避免了多少人因病返貧?有讓多少失學兒童重新背起了書包?從南方水災到汶川地震,哪里沒有他們捐款的身影?在現金流短缺的今天,有多少企業家把家里壓箱底的錢都拿出來用于維持生產、支付薪酬、償還貸款?他們為了什么?難道他們不會攜款跑路?信念和信譽,他們看的比命都珍貴!陜北人堅毅的性格和勤勞善良的品行,在府谷企業家身上表現的出來,在經濟危機的當前,他們跑銀行找機構,來獲取資金支持,他們廢寢忘食,恒源集團云桂英總經理、漠源煤化蘇有紅董事長,就是因此而積勞成疾英年早逝的!
       
        經濟危機以來,府谷大多數企業在現金流匱乏的時候報團取暖,相互幫襯周轉現金,發工資繳稅款還貸款,兄弟間的情意,共度難關的信心,堅守承諾的信念,有好多事在感動著我。
       
        前幾天高乃則老總說的一句話讓我感動至深,他說:只要不拖累大家,我寧愿回到起點,仍然賣豆腐去!一個資產規模超過300億,各類融資不足百億的一個企業家,一個以慈善出名、人品立世的富豪,說出這話來,也僅僅是因為現金流缺乏,愧對債主的無奈之語!讓好人寒心,無為者興奮,難道就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社會嗎?
       
        我承認府谷大多數企業當年犯了決策錯誤,由于暴利的誘惑,對投資回報期望值過高,過度投資,把部分流動資金投入固定資產,現在由于經濟下行而飽受現金流匱乏的折磨,因此有一部分未完成原始積累的企業介入了民間借貸,為什么?因為是民營企業,從銀行拿不到貸款!可也有一大部分沒有介入民間借貸的企業,他們資產配置優良,經營狀況正常,就是因為應收貨款逐年增加、利潤持續下降,微薄的收益不足以償還短貸長投后的銀行貸款,現金短缺了!這時候,就需要媒體、銀行、政府以及各界伸出援助之手,幫扶一把就能度過難關的這部分企業,讓該死的去死,讓該活的活下去,讓能活下去的看到希望!

    (作者:陳根永 陜西天宇鎂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陜西省鎂業集團有限公司常務副董事長、陜西省鎂工業協會執行副會長)

    尚鎂網編者評論:
        隨著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金屬鎂生產企業普遍面臨銷售不暢、資金短缺、收入下降、利潤下降乃至虧損的困難,但這絕非鎂行業所特有現象,只是中國實體經濟和工業經濟的縮影。這既是錯綜復雜國際大環境影響的結果,也是國內經濟深層次矛盾凸顯和增長速度換擋期的客觀反映。

        府谷中國乃至世界最重要的金屬鎂生產基地,該地區的金屬鎂實際產量占到全國的50%、全球的40%左右。他們開創的以蘭炭尾氣綜合利用冶煉金屬鎂的生產方式不僅提高了競爭力,其循環經濟方式還得到了業界的認可,2011年還獲得國際鎂協環境責任獎。在目前國內外鎂市場形勢下,府谷鎂行業仍然主導著市場格局,生產經營基本正常,良性運轉。鎂產品的特性和應用領域決定了其流動性好,剛需不會有大的變化。當前和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全球鎂市場還依賴府谷、神木乃至陜西地區金屬鎂的供應。只是,有部分企業在大環境下出現了資金周轉方面的問題。

        在當前這種經濟形勢下,黨中央國務院要求有關部門和機構,既要冷靜觀察、保持定力,又要未雨綢繆、主動作為。要求信貸資金要按照有保有壓、有扶有控的原則,支持實體經濟,加大對先進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勞動密集型產業和服務業、傳統產業改造升級等的信貸支持。要根據形勢變化合理把控調控的政策力度,適時采取針對性強的差異化措施。我們期待有關政府部門和金融機構,能積極落實國務院的有關政策要求,加大對府谷乃至其他地區骨干鎂生產加工企業的信貸支持力度。幫助企業度過難關,也穩定人心、穩定市場。
                    (董春明)

    天宇風采 \ PHOTOS
    • 廠區2
    • 廠區
    鎂錠